金華新聞網首頁

/
首頁 > 視頻 > 視新聞  正文

關注金華新聞

微信

微博

過年了,這份情愫你怎么表達?

2020-01-13 10:10:59

來源: 金華日報

作者: 汪蕾 陳芮

  12時【浙師大杏園食堂】

  與“失落”偶遇:這一刻最幸福,也最無奈

  江西女孩樊小艷今年大三,漢語言文學專業。她是我們在經歷了N次失敗后,第一個接受采訪的女孩。

  “其實,親子之間溫暖的瞬間每天都有。”樊小艷的“每天”讓我很驚訝,她接著說,“每天晚上八九點,我都會與媽媽微信視頻一次,這是我倆雷打不動的習慣”。

  樊小艷的父親遠在外地打工,弟弟上高中,每天晚上都是“留守”母親最寂寞的時候。也是這一刻,電波接通浙江與江西,也聯通了母女倆的心。

  “可是,這也是我最無奈的時候。因為幾乎每通電話,我都在很辛苦地尋找話題。漸漸地,發現我倆之間的共同語言越來越少,有時候哪怕通著視頻,我努力找著話題,兩人也有一搭沒一搭的。”樊小艷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,自己長大了,母親老了。

  即便是一個視頻說不上幾句話,她仍每天都打。手機屏幕里,母親的眼睛不好,容易流眼淚;小艷就喜歡讓媽媽閉著眼睛聽她說話,“媽媽的方言說得很好,我就開始找一些課本里的方言知識和她聊”。這時候,母親會突然睜開眼睛,笑著嘰嘰喳喳說個不停,就像個孩子。

  13時【浙師大初陽學院學生公寓】

  與“成長”偶遇:感謝孩子為這個節日賦予儀式感

  00后河南男孩祝孟松的感動瞬間是在2019年9月。他家里條件不太好,姐姐在江蘇打工,父母和祖輩在家務農,他上大學靠的是生源地助學貸款。

  大學錄取通知書到的那天,全家人都激動壞了;可是,送他到車站的那天,老人們不舍的眼神讓他瞬間長大。“好像看到了幾年后他們更加蒼老的樣子。”祝孟松學的是工程,他最大的期望就是能立足在浙江,畢業后盡快還清助學貸款,等有能力了,把家里的老人都接過來:“我想讓他們過好日子。”

  9月,媽媽生日那天,祝孟松和悄悄趕回老家的姐姐給媽媽準備了驚喜——一個插著蠟燭的蛋糕。“媽媽現場又哭又笑,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做得太少了。原來,這么一點小事就能讓她幸福。”

  偶遇的還有國際文化與教育學院的一群“遠方姑娘”。18歲的云南“假小子”鄧舒于、19歲的黑龍江“小鋼炮”曹一帆和19歲的內蒙古“女漢子”胡旭燕,她們來自天南海北,卻住一個宿舍。每個人都與爸爸媽媽有一點小故事——

  曹一帆的媽媽是老師。她偷偷攢了好久零花錢,在教師節給媽媽買了一支“她相中好久卻舍不得買的電動牙刷”。媽媽感動極了,在朋友圈配圖寫道:“感謝我的女兒,為這個節日賦予了儀式感。”

  鄧舒于的“禮物”就是每天主動給家里打電話,因為“一天不打他們就好像我丟了”。她覺得在自己獨立之前,不讓家人擔心就是最好的懂事。

  胡旭燕則說,她偷偷寫過很多祝福的賀卡,卻一直沒有給家人寄出去,因為有些不好意思。“你藏著的祝福是什么?”我問她。她笑著說:“很簡單,幸福平安。”

  15時【市區江北帝壹城商場】

  與“幸福”偶遇:1月2日我們結婚了,3月寶寶即將降生

  對23歲的于笑霞來說,這一刻,她正在迎接“幸福”。左手邊,是她的未婚夫陳宇明;右手邊,是她的母親蘇國英;肚子里,是她即將出生的寶寶。

  兩天后,兩個臉龐仍然稚嫩的年輕人即將步入婚姻的殿堂;兩個月后,他們即將為人父母。陳宇明手里大包小包,都是剛置辦的嬰兒用品,他覺得2019年最溫暖的瞬間莫過于此刻。幸福與溫暖也意味著責任,新的一年,一個大男孩即將承擔更多。

  “不僅是對我們這個小家庭,也是對我們的大家庭。2020年,我多了一對父母,要孝順他們、尊重他們,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‘人生贏家’啦!”陳宇明說,直到記者問他時,他才發現過去的25年里,真的沒有做什么溫暖父母的事情。“一直都是他們在付出,我們在索取。”

  這時候,47歲的蘇國英開了口。“你們幸福就是給我們最大的禮物。你們好,我們就好!”

  16時【金師附小、南苑小學】

  與“責任”偶遇:當我成長為父母,才更加理解父母

  2019年的最后一天,也是孩子們打扮成“王子”“公主”,用歌舞與過去告別、與未來招手的一天。市區各個小學都組織了元旦文藝匯演來辭舊迎新,在金師附小和南苑小學,我們偶遇了一群可愛的孩子和年輕的家長。

  80后爸爸江俠與兒子江于涵的感情更像是兄弟。小于涵每天放學看到他,都要喊一句:“爸爸,我想你!我愛你!”瞬間融化“老父親”的心。不過,江俠也有點吃醋,兒子看到好吃的,哪怕自己最喜歡的,都要留給爺爺奶奶。“這說明我陪伴他太少,更讓我反思,自己對父母做的還不如孩子。”

  35歲的申秀秀帶著7歲的女兒果果,蹦蹦跳跳地走來。這個年輕的媽媽已經有兩個孩子,自己還是像個大孩子。不過,很多時候她還是會被孩子不經意的小舉動感動。“今天看完表演,果果拉著我的手,告訴我:‘媽媽,你的手冰冰的,我的手熱,給你暖一暖。’每次學校做手工作業,她都要把卡片留下送給我……”

  申秀秀說,直到自己成為媽媽,才更加理解父母,才更加懂得“責任”。就像龍應臺《目送》里寫的——

  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謂父女母子一場,只不過意味著,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。你站在小路的這一端,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告訴你:不必追。

  記者手記:別讓愛在心口難開

  一場街采,偶遇感動,卻也與略顯尷尬的“愛”一次次相遇。在一對對成功開口的“父與子”故事中,60后、70后父母與80后、90后子女的愛,80后、90后父母與00后孩子的愛,是兩種截然不同的“愛的表達”。

  前者的組合很像《鶴唳華亭》中皇帝與太子之間的父子情。這其實就是我們與父母的關系,生活中很是尋常,在“上帝視角”看來卻很難受——皇帝明明心里非常喜歡這個兒子,表面上卻極度嚴苛,父子之間若即若離。60后、70后的父母還是傳統的含蓄的愛,他們并不直接說出愛,而是用行動書寫著“父親的散文詩”——他們默默成為子女背后的大山,在生活中細水長流地愛著你,或旁敲側擊地去表達情感;80后、90后的我們更加熱烈,我們習慣說出愛,也習慣用儀式感表達愛,以至于在此時,父母有些害羞,不知所措。

  到了80后、90后成為新父母,00后的鬼馬精靈們與父母的互動就顯得相當愉悅了。這樣一對對組合,像哥哥姐姐與弟弟妹妹的相處,而在孩子們與祖輩的相處中,“爸爸媽媽”也在成長——我們懂得了像孩子學習,不讓愛在心口難開;也懂得了生活中的一點小事,遠比節假日的儀式感讓父母接受;更懂得了那些曾經不理解的深沉的愛。

无需本金赚钱最靠谱